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湖南福彩网 > 独立自由勋章 >

郝柏村:李登辉支持 我不能为他做官

发布时间:2019-06-26 11:5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郝柏村的身上有一个鲜明的标签,那就是反对“”。有人曾经形容他“像斗牛场上的公牛,只要亮出的红布,他就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1991年10月,当要把“”正式列入党纲时,担任“行政院”院长的郝柏村,坚持要“依法处理”甚至提出要解散。也因此,郝柏村成为当时“”势力的眼中钉。

  吴小莉:金门,这个如今每一年都要接待超过20万大陆游客的旅游旺地,在1949年之后,曾经是海峡两岸军事斗争的最前线,也曾是两岸停战和解的先声之地。在这里,发生了被称为是“第二次海峡危机”的“8.23炮战”,同样也是在金门,海峡两岸分别授权的民间团体签订了第一个书面协议“金门协议”。

  1958年8月23日的17点30分,郝柏村永远记得那个时刻,近3万发的炮弹分三批次从大陆倾泻到金门,“8.23炮战”爆发。而当时坐镇小金门指挥的,就是时任陆军第九师师长、39岁的郝柏村。

  郝柏村:第一天打下来,把三个副司令官打死了,他们正准备去吃饭,已经先到那边坐好了,大家等部长、司令官来会餐了嘛,所以结果三个副司令官打死了。

  吴小莉:金门,这个距离台湾277公里的小岛,距大陆最近点却只有1800米,1949年之前,金门还是一个荒凉的小岛,退守台湾之后,它逐渐成为一个驻守着十几万军队的海上军营、密布枪眼炮眼的大碉堡。

  郝柏村:政治意义上说了,金门是大陆的一部分,我们到台湾来了,我们大陆还等于是没有完全放弃,另外在军事意义上,你要守台湾,控制台湾海峡,你必须要把大陆边缘这个,金门妈祖这两个岛控制啊,你才能够控制台湾海峡。

  吴小莉:金门三面被大陆所包围,地势比厦门的云顶岩、南太武山都要矮,距离又近,完全处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的射击距离以内。美国的军事顾问曾经说,金门是守不住的,但是蒋介石坚决反对,宣称“不论美国协防与否,我们自己将不顾一切牺牲予以确保”。

  郝柏村:美国人当时说,金门是守不住的,可是“老总”决心,我们一定要守住,金门让自个儿,他要攻金门,非牺牲二十万人三十万人不可,那他付不起这个代价,所以美国人给我们很多的压力,要我们放弃金门,“老总”心有不甘。最后我们把金门守住了,今天金门还是在我们手里。

  吴小莉:郝柏村曾经回忆说“本人以分秒之差,免于被直接命中”。而小金门能够承受住来自大陆方面超过发射炮弹总数一半的火力攻击,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驻军在这里修建的钢筋水泥的永久性工事,这正是郝柏村提议修建的。而这个工事,后来也深受蒋介石的赞许。

  您守小金门的时候,做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做一个固定的坚固的炮兵的基地,不是移动式的?

  郝柏村:当时的这个炮兵阵地都是用麻袋装这个沙土,一个麻袋呢,那时候我记得大概七块钱,那么一个炮的阵地,大概要两万个麻袋,那两万个麻袋就十四万台币啊,可是这个麻袋半年又烂掉了,又要换,所以那时候俞大维做“部长”,我说金门地方很小,炮兵阵地人家都看得很清楚。那所以金门的炮兵阵地,不是打不中的问题,是叫打不破的问题,所以我同“俞部长”报告,我说这划不来,我说如果花五十万建一个钢筋水泥,那个时候大概就够了,两年的那个麻袋钱就是,就够了,俞大维非常赞成我这个意见,他同意了,所以我在那做了,总共大概做了八十座炮兵(阵地),所以第一天它(大陆)袭击我们,我们炮兵就没有受损失,打了几万发炮弹我们炮兵没有损失。

  吴小莉:金门炮战之后,郝柏村获颁云麾勋章与虎字荣誉旗,并升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而当时令郝柏村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战功,也让他在7年之后获得了一个重要的转变,1965年12月,蒋介石亲点郝柏村为侍卫长。

  您曾经说过做侍卫长,您是如履薄冰,其实我们一般人的印象啊,老蒋先生比较严肃,而且在作战期间,常常是军令如山,说拖出去就枪毙了那种感觉,您到他身边去做侍卫长。

  郝柏村:对,我想蒋介石选我做侍卫长啊,同过去选侍卫长这个基本观点可能有点不同,过去都是浙江人,老乡都是,他反正,你只要做好侍卫长啊,帮他理案子,他并没有做更进一步的这个培养啊或者是,这是我自己猜啦,我一直是带兵,当年经过金门炮战,他为什么调我去,他当年就调我到身边啊跟他学,当年我就学了很多,所以我做了侍卫长以后啊,他调我做军团司令,从来没有一个做侍卫长的,说做完侍卫长了,又下去带兵,所以他叫我做军团司令,第一军团,那是最大的一个军团。

  吴小莉:1988年1月13日,郝柏村正在北投开军事会议,下午四点左右,他接到蒋经国的机要秘书王家骅的一通电话,要他马上到蒋经国的大直官邸,郝柏村立即预感到蒋经国的身体有异,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赶到官邸的时候,蒋经国已经离世。

  郝柏村:他过世的时候,我们开军事会议,开军事会议啊,前两天晚上,我还到他那报告军事,他还准备到军事会议去讲话

  吴小莉:到蒋经国晚年,他已经绝少出门,能够和他直接接触的人并不多,定期见面的,也不超过5个人,那个时候,郝柏村每个礼拜都要到大直官邸去一次,每次见面都会和蒋经国谈个把个钟头。

  当时我记得您还,在他过世之后,您还回忆了一段事情,就是在1988年1月13号经国先生去世的时候,您说在9号的时候,还跟他去做过汇报,当时您有发觉,他的身体有任何的异状吗?

  郝柏村:看不出来,因为他后来身体不好,一直住在家里,他比方说每个礼拜天下午,礼拜六下午大概是找俞国华,后来礼拜天下午啊,他就找我去。那么他当时睡在床上,还是管事,脑筋很好,当然要问这些党政军的工作,这样他也不寂寞,我们等于最后两个差不多都是这样。

  吴小莉:郝柏村曾自言:“经国先生长我九岁,我们都是20世纪初叶出生的一代。我和经国先生相处,在来台以后。1958年8.23炮战期间,经国先生在炮火声中来到小金门,开始了我三十年的追随”。1981年,蒋经国亲点郝柏村担任“参谋总长”,按照台湾军界的规定,“参谋总长”任期两年,可是郝柏村连任了四届,一共在任八年。当时人称郝柏村是“镇岛大将军”。

  当时有人觉得说,这个好像延得太多了,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这样子一直延下去,您自己是乐意的吗?

  郝柏村:我想我同经国先生相处啊,我还,他当然他的情报资料来源很多,你这个做事情实在不实在,廉洁,这个生活,所以我做了很多事情,他都是非常的赞成同意的。

  比方说我们,那时候中共同美国建交了,“八一七公报”以后,对于我们买武器有了限制,后来说我们自己发展飞机,自己造兵舰,那都是我,后来他(蒋经国)干脆派我做(台湾)“中科院”的,兼“中科院”的院长,这都是,我想我们一直到今天,我们现在国军的这个重要的武器装备,还是我那时候买的,还是我那时候定案的,比方说这个IDF,那我们自己做,研发出来的飞机,造的飞机,等于小F16,等到我们飞机自己能做了,美国人也卖给我们了。

  郝柏村:“经国号”就是IDF,对,那就是我组织,当然这个飞机做成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过世了,所以我要起名叫“经国号”来纪念他。

http://baanjamsai.com/duliziyouxunzhang/11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